快捷搜索:

夜管家婆生活幽默解玄机,一朵孤单的魂

来源:http://www.paacafe.com 作者:管家婆生活幽默解玄机 人气:102 发布时间:2019-08-14
摘要:夜,宁静而淡然,洒脱而轻盈,孤单却不落寞。瞧!一朵孤单的魂,久久藏匿在漆黑的天空,任记忆摇摆,随心灵释放。 琉璃夜色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 相逢恨晚,人谁道早、有轻离轻

夜,宁静而淡然,洒脱而轻盈,孤单却不落寞。瞧!一朵孤单的魂,久久藏匿在漆黑的天空,任记忆摇摆,随心灵释放。

琉璃夜色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

相逢恨晚,人谁道早、有轻离轻折。不是无情,都只为、离合因缘难测。

——题记

爱似琉璃,不怕雨打风吹,却怕岁月无心的敲击。

——题记

今夜,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,便起身穿了件外套,坐在窗前。望着朦胧的月色,稀疏的星星,我的思绪便飘向了遥远的故乡。在这座繁华的城市,月光远不及故乡的皎洁,星星也没有故乡的繁密。白天繁杂的琐事,犹如一块巨石,压在我疲惫的身躯上,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。渐渐而然,我便喜欢静静地倘佯在黑夜里,脱去那虚伪而又狼藉的面具,任由内心一朵孤单的魂,在黑夜里尽情释放。

斑驳陆离的小城外,那些锦年旧事已不复,荒芜的岁月铭记着青春走过的痕迹,深深浅浅,模糊难辨,悠悠岁月,沧桑了谁的流年?草木深深处,谁在天边仰望那一方净土?

初相遇,是在莲花池边,怦然一颗懵懂的心,青涩的情,在爱河泉边,腾腾翻滚。相遇时,你身披白色纱裙,粉红的发箍装饰着乌黑靓丽的头发,清澈如水的双眸里,镶嵌了一对弯弯的睫毛,看上去楚楚动人。起初,彼此未语,生怕惊扰对方的世界,偶尔的眼神交织,让你羞涩了脸颊,如同池央含苞欲放的花蕾,是如此清纯,如此美丽。

当如雷的鼾声在我的耳边响起,我便轻轻推了下在床上熟睡的同事,他一个侧身翻去,房间里又恢复了均匀的呼吸声。不知何时,同事醒了过来,他捶揉着惺忪的双眼,问我是不是天亮了。我调侃地回了一句:“对啊,你还不快起床!”他听完半信半疑,便用余光瞟了下窗外,接着又滑开手机荧屏,一阵大骂向我朝来:“臭小子,你竟然骗起我来了,你还真以为我现在没清醒啊,这才两点多,赶紧睡吧,不然明天上班没精力的。”说完,他又钻进了被窝,没一会儿功夫,如雷的鼾声再次响起。

梦里水乡,那种醉心的温柔在心中久久回荡。神秘的西藏,有多少故事被埋葬,纯粹的天,纯粹的爱,纯纯的信仰,我在个满是尘埃的地方久久凝望。西域以西,丝绸之路,沙漠胡杨,我深信,那些偏僻的地方,那些远离世俗的地方,有多荒凉就有多纯粹。

我久久驻足池边,望着容颜似同仙女般的你,心里那根唯美的情弦悄然拨动,藏匿在青涩的年华里。

于是,我便脱去了外套,又躺在了温暖的被窝里。渐渐地,睡意向我袭来,我也不知何时,自己陷入了一片梦乡。梦里虽寂静与孤单,却是别样的温馨。

在这个缺乏信仰的社会,人们烟火着,动荡着,连浮躁不安,随波逐流都成了一种趋势,唯有夜深人静,一颗跳动的心还在坚持着,无论是无力的挣扎还是有力的一搏,都不能不去尝试。夏花绚烂,因为它从不计较花期有多短,那种忘我的状态虽不能长久,但却是最好的。

当淋漓的小雨,打湿着莲花的衣裳,流向清澈的池道,泛起层层涟漪。蜻蜓拍打着轻薄的羽翼,在莲花上不停地盘旋,尽情的享受眼前的美景。你慌乱了脚步,四周寻找避雨的港湾,我的出现,为你撑起一片晴朗。

徜徉在温柔的梦乡,我一个人驻足在黑夜,心间那朵孤单的魂,正在寻找归家的途径,寻找那一片温暖的源泉地。我背上思念,满载欢心,迈着矫健的步伐,与着繁华城市挥手道别。凄凉的夜,被寒风肆意的吹袭,那一抹耀眼的霓虹灯下,映照了一个孤单的身影,将黑夜渲染地格外忧伤。

城市的路灯,它是孤独的,所以,以伫立的方式散发着寂寞。

你闪烁着灵动的双眸,微笑地对我道一声谢谢,眼神却藏匿着一份熟识,犹如久逢离别的故人,是那么暖心。

走过繁华的大道,越过崎岖的上路,我闻到了一股宁静的气息。一股家乡散发出来的幽静,是那么熟悉,那么清香。

所有的孤独,都深深埋在夜色里。包括眼泪,包括所有的无奈和委屈。连萤火虫都恋爱了,而路灯依然孤独,因为路灯知道,照亮哪里,都照亮不到另一个人的心里,他必须学会独自享受孤单。

雨,依然在淅沥沥地下着,打在雨伞上,溅起朵朵水花。你伸出纤长的手指,试图用手掌捕捉雨的身影,却还是被雨点调皮地从指尖溜走。你宛若天仙般的笑容,绽放在斑斓的雨季,盛开了我一世的心堂。

听!到处一片蛙声伏起。温柔的夜香里,藏匿着蟋蟀凄切的叫声,似乎在欢迎我的到来;闻!路旁的野花连绵盛开,散发着扑鼻的香味,阵阵清风,吹动了秋日的败草,吹过粗糙的树干,带来了一股股泥土的清香;看!皎洁的月光从银盘抖出,撒在松软的乡间小路上,与地上的灯光交相辉映,使整个乡村显得格外宁静、清幽。

或许只有风停了,雨歇了,所有的繁华都落幕才能有那样的一刻。安静的小窗外,月光柔和,一束琼花无声的绽放,我怕打扰到它,连笑都显得那般安静。也许只有在这样的夜里才能回归自己,褪去了所有锐气,连薄凉也稀释了,只剩一颗温润的心在时光里徜徉。这样的恬静,淡淡然,是我所喜欢的。

于是,我在心底默默酝酿了一首短诗,只为纪念流年中那场唯美的相遇。

我知道,我即将到达自己的家乡,一个给我快乐和温暖的乡村。于是,我加快了步伐,向温柔的乡村继续前行。渐渐地,我看到点点闪烁的荧光,交织在温柔的夜香。我驻足观望,原来是我幼时的伙伴--萤火虫。于是,我敞开心怀,奔向那碧绿的草坪,与着它们嬉戏玩闹,就像幼时那般,无忧无虑地去追寻它们飞寻过的方向。疲倦的时候,我便舒展双臂,依偎在草坪的怀抱,静静地享受清风着的抚摸,享受着野花散发的清香,享受着无忧的快乐。

寂,是一种生活姿态,过滤掉那些尘世中的纷扰。素寂安然,清简自持,以一枝莲的姿态在红尘里伫立。寂,不亲不疏,以恰到好处的距离仰望,等待,憧憬。不喧哗,不吵闹,素色的活在自己的瓦尔登湖。无论那哒哒的马蹄声是归人还是过客,守一小城,种一树琼花,让它一年更胜一年白,花信年华,如梦如花,让爱缤纷每一个盛夏。

最是那风凌乱你发丝后

终于,我来到了熟悉的故乡,一股莫名的兴奋涌上了心头。我沿着幽径小道,借着一轮皎洁的月光,踏着飞速的步伐朝自己家中走去。当我一路尽情地奔跑着,欢呼着,汗水慢慢浸透了我幸福的脸颊。可是,当我看到了那座古老的屋檐,颤抖的身心却阻挡了我前进的步伐,我久久驻足在家门口,心隐隐作痛。不知何时,青藤蔓延了古老的屋檐,门外的沙粒,早已被野草占据。抬头望去,旧楹联红褪墨残,等候谁来揭?一枚枷锁牢牢地扣紧了大门,像是一堵心墙,阻挡了我快乐的方向。

在满目疮痍无论是百转千回之后还是斗转星移之前,无论是唐诗宋词之中还是高水流水之外,只要心有所向,便定能达到一种极致。在生命的轮回里,的岁月里,我们都需要潜心修炼,让心强大起来。在这寂静如水的时光里,看书写字画画品茶,这美好的生活也不过是安静的喜欢一个人。如同看一场花开,无需多言,只是微笑着看它,静静相守,因为从心里懂它。

你微微低头

我徘徊在迷茫的夜间,久久凝视着这座古老的屋檐,在心底不断地自问,这真的是我的家吗?这真的是我曾经避雨的港湾吗?我带着失落的心情,走在在乡村的路口。这时,一群萤火虫结伴向我飞来,用微弱的荧光照亮了我忧伤的容颜,却永远照亮不了我归家的方向。

江南采莲荷田田,侬在木兰船,有儿时伴。一朝醒来故乡远,二者皆不见。窗外天,细雨绵绵,浓浓相思不堪剪,怕它湿新衣,又倚小窗前。许是年轻,所以才爱做梦,因为有梦,所以坚持,当坚持幻化成等待,这等待的执着便成了苍凉故事的背景色,岁月流离,唯有一双深情的眸还在时光深处望眼欲穿。

用手轻抚发丝的温柔

我静静地看着它们,心里又是一阵失落与悲伤。我亲爱的小伙伴--萤火虫,你怎知,我是只迷途的羔羊?我亲爱的小伙伴--萤火虫,你怎知,我迷失了家的方向?我亲爱的小伙伴--萤火虫,你怎知,我内心充满了迷茫?

夜深了,人静了;夜静了,人深了。街边的小摊贩们已经开始陆续回家。而我仍在这里徘徊,也不过是在寻找自己的家。

一场雨,飘洒着月色的清凉

我怀着一颗疼痛的心,扯着沙哑的嗓音,向故土询问着我的家究竟在何方?风无言,悄然拂过,吹打着我瑟抖的心;月无语,换上轻纱,将我的忧伤笼罩在朦胧的月色里;叶无声,飘散在庭院的门口,残碎了一地的悲凉。我俯下身,拾起残屑的花瓣,轻抚着岁月在花瓣遗留的伤痕,轻叹:时过沧桑,人走茶凉,望月思乡已是昨日过往,物是人非,唯有泪千行。

站在十字路口发呆,看那些灯,红了又绿,绿了又红……红红绿绿的转换中一个身影从对面而来,陌生又熟悉。认识吗?认识。认识吗?不认识。

沾在你的裙摆与发尖

我载着一颗沉痛的心,不停地在黑夜里徘徊着,疲倦的身躯,让我依偎在青草的怀抱。抬头望去,满天的繁星点缀着漆黑的夜空,不停地对我眨着眼睛。我在想,天空中那颗最璀璨的星星是否就是我苦寻的星座?可是,即便我望穿双眼,也追寻不到爷爷慈祥的模样。如今,回忆便成了两颗心相聚的地方。

回忆像个说书的人,用充满乡音的口吻,它把我领进门,却不告诉我如何才能不去想念一个人。

和风在莲叶玩耍的珍珠

“铃铃铃…铃铃铃…”一阵吵杂的闹钟音将我从梦中惊醒,我轻轻一叹,原来是梦一场。梦里,一朵孤单的魂,久久藏匿在漆黑的夜空,正在寻找归家的途径。你可知--我并未迷失归家的方向,只是温柔的故乡早已失去温馨的港湾。

无论这个时代多么物欲横流,低头的一刹那总能看到一弯蓝色的月亮安静的在心里。驻足在这座迷茫的城市,凭窗眺望,用一颗简单自持的心去追随渐行渐远的自己,让善良慈悲久居心之一隅,期待春暖花开,期待走近蔚蓝色的大海。

不小心摔倒在别的叶儿里

心若孤独,再繁华的城市也凄凉

窗外树木的枝叶在风中摇曳,是谁想起昨日洗过的衣服还未收回来,而她却继续沉睡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这人世间有多少的言不由衷和身不由己,以至于我们走着走着便被淹没在夜色的人流里。

你可知

繁华落幕,心尖予寂寞有染,心若孤独,再繁华的城市也凄凉。

屋顶轰隆而过的飞机惊醒了这座熟睡中的城市,车来车往涌动的暗流里上演着无关紧要的故事。睁开疲惫的双眼,任一颗流星划落到我的梦里,那么的不经意,却已是深深的落心里。

我深深的静默

——题记

在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便已踏上一条神奇之路,无论这爱的结果是悲是喜。

只为记住你别致的发香

寥落星辰,邀一轮明月,携一丝孤单,寄予一缕思愁,托于月光捎去有你的地方。繁华城市,盏盏灯光将市区点缀地五彩斑斓,分不清昼与夜。霓虹灯下,一颗孤独的心,久久囚禁在回忆里,任凭音乐在不停摇摆,也解不开爱情的枷锁。

只一眼,仿佛已把岁月看穿,若再遇见,回眸浅笑,不惊不扰,然后慢慢走远,消失在街角的咖啡店。

撑着小雨伞,我们漫步于潮湿的地面,每一个步伐都紧随着幸福。偌大的池央,盛开着朵朵洁白的莲花,唯美的花瓣里,藏匿着我们曾经琉璃的对白,深情的回眸,久久回旋于斑斓的花季。

寂静夜晚,执起一支陈旧的笔杆,却不知如何下笔,诉说心中那份伤殇。我用疼痛的手指不停地抒写心怀,每一个字都如利刀般,深深地刺痛我忧伤的胸怀。熟悉而又冰冷的街道,再也望不到你幽幽倩影,听不到你款款暖心爱语。

人生这条旅程就像鲁滨逊的漂流,处处充满着意外。在这聚散无常的道路上,不去问,也不想问下一个路口是不是有人牵手一起走,只希望能在微风不燥,花开正好的时光里一个人旅居在静水流深的日子里,不悲不喜,从容度日。

不管风的萧瑟,不理雨的轻拍,我们驻足池边,一起诉说着古老的故事。俯仰历史,眺望远古爱河,梁祝美眷,传化人间,美了一世心田。孟女哭城,泪染衣襟,洒了一地三生情。你,轻声哀叹,将忧伤画在额头,朵朵愁云,罩在你晴朗的脸庞。风,悄然划过,携着你眼角的泪水,紧随着蒲公英的脚步而渐行渐远,散落在天涯,虚无缥缈,不留一丝痕迹。

山花烂漫之时,独自漫步于公园,去追寻我俩的足迹。每一朵粉红的花蕾,都藏匿了过往的誓言。蝴蝶久久盘旋于花蕾上,不停地摇摆着阿娜身姿,为盛夏演绎一场华丽的舞姿。蓦然回首,曾经双飞的羽翼,只留一叟孤单的背影,映照在残阳上,为夕阳涂抹一道忧伤。

今夜,且让我以天地为家,用星星装饰屋顶,月亮的心事我无法洞察,只想静静的陪它走一程,小庭院,时光凝驻,有花盛开。

那浅浅的抬眸,似瞳剪秋

当雷声交织着闪电,点点雨水从天而泻,犹如颗颗珍珠,滴打在朱红色的窗台。我撩开窗帘,雨依旧在淅沥地下着。熙攘的人群仿若驿动的伞流,寒凉夹杂在夏风里,正悄悄地侵袭这座繁华的城市。我久久伫立在窗前,望着这片匆忙的人群。想起以往我们漫步于雨中,每一滴雨水都蕴藏着情,每一段路都藏匿了人生最美的风景。如今,我独居繁华的城市,心却与你隔天涯。你可知,繁华的城市背后,酝酿着我一颗孤独的心。

悠悠此心,唯愿子知。

可是雨打乱了你的心悸?

白日在天涯消亡,夜的轻纱覆盖了一切,让大地沉睡后进入梦乡。我想我并未睡去,因为我的生命在不停地前行。夜深睡时,我在静静成长。当我成熟,我就像蒲公英的种子,会献给路过的风,随其飞翔。我倘佯在梦中,沐浴着你给的温柔,享受着梦中一切的温馨。梦里没有繁华的城市,只有一颗相伴的心,紧紧贴在我的胸膛,是那么炙热,那么温暖。

一丝忧郁怎粘在你的眉角

当我伸出双手,却再也握不到你手心的温柔。我只能在梦里,追寻着相识时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,”的情境。我只能在梦里,寻找曾经那片风花雪月的流年。我只能在梦里,离开这片繁华的城市,去寻找有你的地方,将我的心驻足在你的城堡,永永远远,只等岁月苍老。

你的一笑乱了雨滴

打开记忆的扉页,眺望逝去的流年。旧时的身影,只属于那些泛黄的照片。即便我如何珍藏,也守护不了它斑驳的容颜。我时常盯着这些泛黄的相片,轻抚着相片里熟悉而又模糊的容颜。如今,我只能怀着一颗孤独的心,身处于繁华的城市,守候着曾经那份美好的回忆。

在洼里圈圈滑落

看,这座繁华的城市,却望不到满天繁星。零落的星辰仿佛一颗颗璀璨的明珠,装点成一盏明亮的灯光,洒在我的心房,映照了我一颗孤独的心。

那丝忧郁原来是雨丝溅在你的眸里

(原创作者:砚笔倾诗)

啊!你的瞳眸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似如琥珀的颜色

在岁月最深处

修饰我的梦魇

风,擦拭了你眼角的泪水,我暖心的话语,抚摸着你脆弱的胸膛。你微笑的说道:“有你,真好!”

我时常一个人,捧着一本诗集,行走在与你相遇的途径,时而徘徊,时而张望。只为在逝水的流年里,与你再一次擦肩相遇。当黎明的脚步缓缓走来,我携着一丝期许,走向相遇的路口。我久久伫立着,凝望天空那缕晕红的霞光,仿若初相遇时你红润的脸庞。我时而放平肩膀,对着远方凝神眺望,你可知--在流年相遇的地方,一直有我寻觅你的目光。

寥落星辰,你轻抚着我的发,在我耳边轻轻允诺:“待我了无牵挂,与君浪迹天涯。”我嫣然一笑,安然地注视着你灵动的双眸,把你相拥得更紧。你无言,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,享受着暖心的幸福。

山花烂漫之时,我牵着你的手,走向斑斓花季的尽头。当蝴蝶拍打着轻薄的羽翼,停留在你的发间休憩,我屏息凝视,仿若你乌黑的发丝别上了一枚绚丽的彩带。当清风徐徐而来,满载着扑鼻的花香,我深深的静默,呼吸着这片清香的气息,静静地享受这美的季节。

当火红的枫叶飘然而下,划过我的眉间,一劫比一劫。凋零的叶瓣,铺满了清幽小道,轻吻着我走过的路径。你停下步伐,微弓身躯,拾起一片残屑的花瓣,放在我的手心,将我的手掌紧紧合拢。你惦起脚尖,在我的耳边轻声呢喃:“花开若相依,花落莫相离。”我微微一笑,轻抚着你柔顺的发丝,在你额头轻轻一吻,将这句唯美的誓言,余留在这温馨的唇香里。

风儿吹动着我的思绪,思绪像飞舞的彩蝶,当我还沉浸在那片枫林的美景中。叮叮的流水声,惊扰了我的思绪。清澈见底的湖水里,金色的鱼儿不停地晃动身躯,演绎着优美的舞姿。你迈着轻盈的步伐,带着无比兴奋,走向那碧绿的湖水边。你轻捥一瓢湖水,洒在红润的脸庞上,偶然沾湿的发间,遗留晶莹的水珠,在阳光的普照下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抬头间,你使劲地向我招手,轻唤着我的乳名,将我呼唤到你的身旁。我赤脚而去,清理了一块磐石,为你拖去那粉红的帆布鞋。于是,我俩静坐磐石,双脚不停地拍打着水面,跌起层层波澜。你说,你是湖面飘荡的小船,而我,将是你毕生停泊的港湾。我无言,紧紧地拽着你的手,将你揽入怀里,静静地享受岁月的温柔。

“花开若相依,花落莫相离,”这句唯美的誓言,久久静谧在风中,倘佯在流年里,见证着你我初相遇般的美好。也许,一见倾心,再见便是倾情。浮华年间,彼此轻叹,与君相见恨晚。初相遇,却犹如故人归,道不尽风花雪月,言不尽呢喃暖心语。蓦然回首,我纵有如歌的话语漫进心头,又怎么比心中的你无言的凝眸。

白日在天涯消亡,夜的轻纱覆盖了一切,让大地沉睡后进入梦乡。我想我并未睡去,因为我的生命在不停地前行。夜深睡时,我在静静成长。当我成熟,我就像蒲公英的种子,会献给路过的风,随其飞翔。我倘佯在梦中,沐浴着你给的温柔,享受着梦中一切的温馨。梦里没有繁华的城市,只有一颗相伴的心,紧紧贴在我的胸膛,是那么炙热,那么温暖。

漫步于红尘,捧一掬阳光,沐浴在情诗文海里。苦寻一缕倾心,云游在相识中,静享初遇的美好。

我时常望着天空,幻想着与你有段风花雪月的恋情。我提笔写诗,你抚琴相伴。一同与群山玩闹,与碧水嬉戏。疲倦的时候,静躺草坪,赏那山花烂漫,看蝴蝶翩翩起舞。

我不知道,有多少个星辰,醉其心间。挥一挥手,又怎么抹去这绝不如缕的眷恋。哪怕前面的风景,再美再好,我都无法轻抛过去,一展笑颜,尽管人生告别是寻常事,真告别时,却又难说再见。

当黄昏轻吻着晚霞,将山川印染了一层晕红。夕阳下的断桥,独留一叟孤单的背影,为天空抹上了一道明媚的忧伤。

你离去的那一天,我迎着风帘,用力不眨眼。我害怕泪水,遗留在睫间,浸透着我的双脸,刺痛着我的心田。

回忆在心门徘徊,久久不肯离去。当你躺在病床上,我静静地守候在你的身旁。你红润的双眼被泪水迷糊了视线,苍白的手指,轻抚着我的脸。我紧紧抓住你的手,放在我的心口,你手心的颤抖,让我泪湿了眼眸。你说,今生最大的遗愿,便是不能与我一生厮守。倘若有来生,一定做我最美的新娘。我轻抚你的额头,为你擦拭眼角的泪水,在你耳边轻声地说道:“宝贝,你在我的心房,永远是最美的新娘。”你轻撇一笑,眼神里却充满着无奈,无奈于自己年轻的生命,即将被病魔无情地夺去。我悄然地转身,不想让你看出我的忧伤,只想安然的做你倚靠的肩膀。也许,一转身,便是诀别人生话凄凉。

打开记忆的扉页,眺望逝去的流年。旧时的身影,只属于那些泛黄的照片。即便我如何珍藏,也守护不了它斑驳的容颜。我时常盯着这些泛黄的相片,轻抚着相片里熟悉而又模糊的容颜。如今,我只能怀着一颗孤独的心,身处于繁华的城市,守候着曾经那份美好的回忆。

我带着沉痛的心情,重翻你遗留下的绝书,眼泪一直在心底打滚。颤抖的双手,几乎抓不住那几张薄薄的信纸,也许,这一辈子,我也无法忘怀那封信里藏匿的短诗。

我离开的时候别再为我悲伤

当凄凉的曲目已悄然奏响

预示着转身便是地老天荒

这长久的情,永远在心中荡漾

病魔腐朽了我韶光的容颜

那沉重的心,沧桑的文字

魂牵于梦中显得格外娇艳

无情的病魔,将我囚在苦不堪言的病床

一颗爱你的心,嘱咐你要坚强

千万别让悲伤偷偷住进心房

谁愿意满载着忧心走向天堂

一转身,便是地老天荒话凄凉

天边的心,盼着你永远向着太阳

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总会在睡前读上好几遍,每读一遍,心仿若刀割般,是那么的疼痛。有时候,手中紧紧拽着那封信,却不知在何时已经入眠,床边的枕头早已被泪水浸透,润湿了心田,刺痛了心间。

细雨霏霏,杨柳依依,独站楼阁,望尽飞鸿。侧身孤影,悠悠徘徊,像是等待,像是发呆,像是无奈。无奈于尘世悲哀,无奈与太多不该,无奈与情思已成灾。回眸间,情义搁浅,我将一缕思念,写在相识的流年。

交流QQ:877309235(此文纯属虚构!但愿文海中的你们,惜缘、惜情、惜人。因为,明天和意外,谁也不知道,哪一个会先来!)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由管家婆生活幽默解玄机发布于管家婆生活幽默解玄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夜管家婆生活幽默解玄机,一朵孤单的魂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叩响春的门铃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